虛擬現實或將顛覆你看新聞的方式

2016-12-30 17:13來源:PingWest品玩網址:http://tech.163.com

虛擬現實(VR)當然在改變世界,游戲、電影、甚至是成人內容……在今年的西南偏南大會上,除了戴上Grear頭盔坐在震動的椅子上、感受過山車的刺激,除了在麥當勞體驗店里“凌空涂鴉”,你還可以體驗一些別的更真實的東西,比如說虛擬現實新聞。

我參加了《紐約時報》關于虛擬現實新聞的一場私密活動。這實在讓人激動——相信我,我體驗過很多VR設備、觀看過各種VR內容,比如Oculus Story Studio從創意到畫質都堪稱精細的動畫片“Lost”,但是,虛擬現實新聞顯然是不同的體驗,你體會的是人類社會中正在發生的、真實的事情。VR當然是電影游戲等虛構內容的完美載體,但是當它和真實結合起來的時候,又產生了另外一種化學意義。

《紐約時報》就處在這場變革的前沿。這個老牌媒體大膽地做出一個嘗試:用虛擬現實技術來“報道”新聞。這不是一個心血來潮的玩票或者噱頭。在體驗了之后,你甚至覺得“報道”這個詞都不一定對:你被放置在了一個場景里,近距離看著新聞的主角、看著周圍的人,360°的聲音環繞——你就直接來到了新聞的現場。

6

你可以看到巴黎恐怖襲擊案發生后,人們悲傷的表情,你可以看到美國墨西哥邊境的黃土漫天,你也可以看到人們對“瘋子候選人”唐納德·特朗普的熱情。就像《紐約時報》的編輯薩姆·多尼克說的,“戴上頭盔的一剎那,你就站在了現場。比如報道選舉,我們不會去把重點放在那些候選人身上,而是放在臺下的人群中,讓你了解站在人群中是什么感覺、看到時什么人在為特朗普歡呼。當你清楚地看到身邊一個懷抱孩子的母親臉上狂熱的神情,你就會知道特朗普一定會贏得提名。”

事實上,《紐約時報》集團在去年11月就推出了NYT VR這個創新的虛擬現實平臺,用真正的虛擬現實的方式來講故事。他們有了這個行業里的第一個全職的虛擬現實編輯,和集團內新聞、視頻、圖片和市場部門超過30多位同事合作,在全世界用虛擬現實技術拍攝新聞現場,有的VR視頻只需要通過幾周拍攝,但是有的需要花費幾個月。

虛擬現實或將顛覆你看新聞的方式

(《紐約時報》虛擬現實團隊在做一個私密分享)

虛擬現實或將顛覆你看新聞的方式

他們還推出了自己的同名應用NYT VR,聚合了所有他們拍攝、制作的虛擬現實內容。里面已經有了19段影片,從16歲墨西哥少年在美墨邊境被槍殺、到敘利亞難民潮,再到美國選舉、紐約漫步和非洲草原,都包括在里面。每一到兩周,他們就會在應用里上傳一段新的內容,都是當下重要的、適合用虛擬現實技術呈現的新聞話題。

薩姆·多尼克(Sam Dolnick)一年前還是《紐約時報》的手機編輯,他試著配合人們使用手機的習慣來提供新聞,嘗試了很多新方法,比如根據地理位置提供新聞推送等。但是,很快他發現,那遠遠不夠。

“我第一次體驗到VR電影時,就覺得這就是我們應該做的!給人們提供這種體驗。”他說。

吉娜·皮若閣(Jenna Pirog)就是上面提到的《紐約時報》雜志的第一名虛擬現實編輯,《紐約時報》的第一部虛擬現實影片就是她制作的。從項目去年11月啟動,她說她花了6個月的時間在嘗試。“雖然我們知道怎么做電影、講故事,但是虛擬現實是全新的體驗。我們嘗試了很多講故事的方法,比如讓旁白講解、或者是故事中的主角親自講述,效果都不一樣。”

《紐約時報》雜志主編杰克·斯威斯坦(Jake Silverstein)也為嘗試感到興奮,對他來說,每部影片都是在嘗試新的東西,講故事方法、拍攝的方法、人們怎么和攝像頭互動等。“有點像是電影剛出現的時候,人們試著尋找電影語言,而我們正在嘗試著找出虛擬現實語言(VR Language)。”

為了打造更好的效果,他們還加入了360°音效,也就是說,你能聽到四面八方來的聲音。

斯威斯坦說,在虛擬現實影片里,人可以看向不同的方向、創造自己的故事。“傳統的新聞報道方式里,記者總是會丟失一些信息,而虛擬現實的前景就是什么都不會丟失,所有的信息都還原了,我們是給出一個場景,你自己去探索。”

塞巴斯蒂安·多米奇(Sabestina Tomich)是紐約時報負責廣告和創新的副總裁,他說,在巴黎恐怖襲擊發生后的第二天,他們就去拍攝了虛擬現實影片,包括人們怎么悼念遇難者、巴黎市民怎么度過恐慌期。他們花了5天來對這段視頻進行編輯,然后發了出來。效果非常好。

虛擬現實或將顛覆你看新聞的方式

(NYT VR應用里關于巴黎恐怖襲擊的虛擬現實影片)

“用虛擬現實的方式處理突發新聞也有很多優勢。從創造在現場的感覺來說,它比照片、視頻效果都要好。” 塞巴斯蒂安說,“只要用過一次之后,記者們就會說,‘好吧,我投降了。當虛擬現實可以輕松地把人帶到那個環境里,為什么我還要那么痛苦地用文字描述那些場景?’ ”

如果你以為《紐約時報》雜志做的僅僅是拍攝VR影片、做一個APP這么簡單。那么你就錯了。他們正在和Google、通用電氣等合作,免費派發Google Cardboard,一個紙板疊成的虛擬現實頭套。這樣人們就不用購買昂貴的頭盔套件,而只需要把手機塞到Google Cardboard里面,就可以觀看虛擬現實內容。塞巴斯蒂安開玩笑說,“人們都認為現在做VR內容,就像在大家都還沒電視的時候跑去拍電視劇。既然這樣,我們就不如送出免費的電視機好了。”

虛擬現實或將顛覆你看新聞的方式

(《紐約時報》在派發免費的定制版Google Cardboard)

從去年年底開始,Google Cardboard就已經免費寄送給了《紐約時報》的一百萬名訂閱者,紐約時報的CEO 馬克·湯普森(Mark Thompson)湯普森對此非常驕傲,他說,“這絕對是印刷和數字媒體的一個混搭。”

5

(《紐約時報》集團CEO在分享會上把玩著Google Cardboard)

“送電視機”的舉動顯然很有效,到現在,NYT VR這個應用已經被下載了50萬次。

《紐約時報》的人們都意識到自己責任重大。多米奇說,他們創造的是很有可能是很多人的第一次虛擬現實體驗。比如感恩節和圣誕節,人們聚在一起,就會把頭套傳來傳去,給奶奶和小孩看。“這意味著,技術只是手段,影片質量比什么都重要。如果電視內容不好看,你可以換臺;但是如果虛擬現實影片沒有處理好,你真的可能會吐出來。”

湯普森說,他們在這讓上面的投入,比很多競爭對手來說都要大膽、實驗性的多。“制作這些虛擬現實內容是很昂貴的。”湯普森說。僅僅這19段內容,《紐約時報》已經投入了好幾百萬美元,但好消息是,它也獲得了獎賞:這也業務已經帶來了豐厚的商業收入。

有VR的內容,當然也有VR的廣告,企業們也在尋求新的方式到達消費者,比如通用。所以,湯普森很高興地分享說,在虛擬現實業務上,紐約時報已經盈利了,是一個很好的商業運作。

“這對我們來說關系到生死存亡。如果我們不嘗試新東西,我們就會消失。”湯普森說。“如果我們想要打敗對手,就要勇敢、更聰明。新聞行業里發生的事情就是在自滿,我們不能那樣,我們必須得在那兒。”